什么是TikTok跨境MCN?(下)

毛毛 66

跨境MCN在不同的海外社交媒体上合作红人的属性和营销方式也略有不同。比如Instagram因视觉导向明显,自带潮范,成为明星、头部KOL聚集的社交平台,美妆、服饰等时尚产品的推广效果最佳,网红对素材质量、活动参与性都有更高要求。

 

TikTok则是年轻用户居多,游戏、app类产品的推广红利明显,网红相对其他平台更活跃,中腰部网红的玩法也很多样。

 

而YouTube的包容度会更高,可推广的产品类型会更广,主要以长视频为主,与网红合作的成本相对较高。

 

这三大平台被认为是目前红人营销转化率最好的三大平台,现在TikTok红人营销的效果逐渐逼近YouTube,而Instagram在法国、英国等一些区域还保持相对优势。

 

Facebook正逐渐被广告帖子所主导,不再是MCN重点布局区域。红人群组虽因对粉丝的聚集度较高,也成为独立站营销的常用渠道,但此方式引流效果的好坏通常与“产品”和“价格”相关度更高,红人的影响力并不大,直播投入成本则大多取决于销售转化。

 

在东南亚,MCN和红人的直播分为混播和专场两种。混播一场介绍30到50个SKU,以佣金分成的形式结算,通过ROI来衡量投产比,预算相对可控。例如3C类标准品一般付出10到20个点的佣金,美妆、母婴类非标品则需付出30到40个点的佣金。

 

如果是头部主播在大促的直播,MCN也会有一些流量投入,这种情况下MCN可能会相应收取一定的费用,东南亚大概是一到二千人民币。如果是专场直播,东南亚红人当前一场直播的报价在几百美金到一两千美金不等,头部红人一场直播报价在两千美金左右。不过网红直播带货并非适用于所有商品。

 

现在海外主播这一岗位还是比较空缺的,产品也不够丰富,同质化竞争多,各企业店铺都在卖差不多的产品。据了解现在很多东南亚MCN机构都在接触供应链资源。也有商家反映,接到过一些MCN机构包销定制的合作邀请,合作内容甚至附带物流、仓储、售后等环节。

 

跨境MCN向供应链延伸,其实也是为了摆脱限量低价的直播生态。在产品同质化的市场里,最先出现的往往会是价格战。只有通过差异化的产品形成品牌护城河,才能摆脱价格战这一怪圈。

 

很长一段时间卖家都把红人营销当作是寻找客流增量的答案,却没有搭建起客流沉淀的闭环,所以品牌建设举步维艰。如今,优先入局东南亚的跨境MCN机构们,已开辟出一条本土流量维系的稳定路径,通过红人聚合客户,构建出“不断触达新客”+“提升老客粘性”的增长循环模式。